丁当新闻

首页 > 时事 >由“镇”入“市”龙港探路高质量城镇化

由“镇”入“市”龙港探路高质量城镇化

发布日期:2019-11-15 19:20:36 点击次数:632

[摘要] 9月25日,由建制镇直接升格而来的温州龙港市正式挂牌成立,新的县级龙港市由浙江省直辖,温州市代管。2018年,龙港地区生产总值299.5亿元,财政总收入达24.6亿元,人均地区生产总值7.86万元,城

在城镇建设之初,经过35年的改革和探索,水不清、灯光不清、道路不平的小渔村已经悄然演变成中国新型城镇化的样板。龙岗的“升级”意味着沉睡多年的“撤镇建城”终于打开了大门。

观察形势

本报记者王彩娜

鳌江南岸有“城市”新生。

9月25日,从一个城镇直接升级而来的温州龙岗市正式成立。新的县级龙岗市由浙江省直接管理,由温州市主办。在城镇建设之初,经过35年的改革和探索,水不清、灯光不清、道路不平的小渔村已经悄然演变成中国新型城镇化的样板。

龙岗的“升级”意味着沉睡多年的“撤镇建城”终于打开了大门。许多向“城市”冲刺的大城镇也看到了希望。

有“城市”新生

从“中国第一个农民城市”到“中国第一个城镇化城市”,龙岗已经走了35年。

浙江省委书记车军近日在龙岗市成立大会上表示,“龙岗“退城建城”是大势所趋,也是人民的意愿。这也是成熟果实和成熟果实的结果。”

龙岗,生于改革,随改革而成长,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承载梦想、创造奇迹的地方。

自1984年建镇以来,龙岗经历了三次历史性的改革飞跃:从小渔村到农民城市,从农民城市到小城市培育,从小城市培育到“退城建城”。它在经济社会发展、行政体制改革、城市治理创新等诸多方面交出了辉煌的“成绩单”。

数据显示,在过去的35年里,龙岗从5.2平方公里扩大到183.99平方公里,辖73个行政村和30个社区。它的人口从5000多人激增到382000人。龙岗是浙江省最大的城镇,也是浙江省综合实力前20名的城镇和最具吸引力的小城市之一。2018年,龙岗区国内生产总值299.5亿元,财政总收入24.6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7.86万元,城镇化率63.2%。

随着人口和产业规模的快速扩张,龙岗原有的乡镇行政结构越来越不适应日益增长、日益多样化和复杂的经济社会需求。“小马拉车、大脚小鞋、大男人小衣服”的体制机制问题制约了龙岗的发展。主要表现为:一是财政权力小,财政资金大部分上缴给政府,行政权力不匹配,建设资金和城市化成本难以承受;第二,权力小,如执法机关和其他管理机关不够;第三,土地所有权小,土地管理权小,建设用地不足。第四,人权规模小,人员不足,难以吸引人才。

然而,龙岗深深参与基因改造,并没有停止。自1995年被国务院11个部委列为全国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镇以来,龙岗镇在2009年被列为温州强镇扩能5个试点镇之一。2010年,龙岗镇是浙江省首批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镇之一。2014年,龙岗被确定为首批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城镇...龙岗一直在积极解决自身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并在“撤镇建城”方面寻求突破。

永远不要忘记,会有回声。在快速试点过程中,龙岗将41个乡镇机构整合为15个主要部门,承接苍南县下放的1575项县级权力。基本具备县级管理能力。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全国推广和推广了重大部门体制改革和县级权力下放的经验和做法。2018年5月,龙岗开始应用“撤镇建城”。

2019年8月30日,浙江省人民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经国务院批准,民政部回复浙江省人民政府,同意撤销苍南县龙岗镇,设立县级龙岗市。新成立的龙岗市将由浙江省直接管理,由温州市主办。

“龙岗市建设,顺应群众意愿,改善人民生活;龙岗也是如此。”作为龙岗镇的第一任市委书记,陈墨锭带领龙岗农民共同建设城市,希望龙岗市能够肩负起自己的使命,更加大胆,更加开放,更加开放,不断将龙岗新型城镇化的改革和发展推向更深层次,找到一条可以复制和推广的科学发展道路。

“城市”发挥它的力量

虽然“城镇”和“城市”只有一个词的区别,但它是从“乡镇”到“城市”的飞跃,意味着人权、行政权、土地权和财权等各项权利的全面提升,但这就像是给区域发展注入了一剂多巴胺。

龙岗“升级”为城市,将能够突破现有行政体制对特大城镇的制约,打破权力的释放和收集循环,享受更广阔的人才使用空间,刺激和释放改革红利,努力为全省和全国提供更多可复制和可复制的经验。

浙江省民政厅厅长王侯建表示,“龙岗镇撤市建市不仅是行政区划的调整,也是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和探索。”

王侯建认为,龙岗“退城建城”的最大亮点和特点是“大部门制、扁平化、低成本、高效率”,为国家基层管理体制改革提供了新的思路。

据了解,龙岗市成立后将进一步深化大部门制度的实施。试点过程中设立的15个大型党政部门将进一步优化调整和申请升级。同时,建立基层治理委员会,统筹村(社区)事务和基层治理平台。没有村庄和城镇或街道,并且划分了九个区。每个区都有一个非独立法人、一个没有固定机构的区党工委和一个基层治理中心,以促进“扁平化”管理。龙岗市还将严格控制人员编制规模,大幅降低行政成本,全面启动“智能龙岗”建设,将政府行政审批和公共服务延伸到基层治理平台和村庄,提高基层便民服务水平。

正如龙岗工商联主席、总商会主席倪发川所说,“退市建市是龙岗的新生活。我相信龙岗将借此机会在城市建设、产业发展和民生保障方面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必将迎来新一轮的高质量跨越。”

机遇很少,但挑战不可低估。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指出,超级城镇和超大城镇往往是一个县的经济中心。如果独立“升级”为县级市,将对所在县的未来发展产生巨大影响,也可能分割原有的县域经济,形成更多的行政壁垒。如何平衡与县城的关系考验了当地政府的智慧。

温州市市长姚高远表示,改革的目的是促进高质量发展,不仅让龙岗发展得更快更好,也让苍南发展得更快更好。

新晋龙岗市选择与苍南合作发展和错位竞争。温州市、苍南县、龙岗市将形成整体协调机制,推动苍南、龙岗机制共同创造、规划、汇聚、共建设施、共同发展产业、共同保护环境、共享民生,实现高质量发展。

例如,在设施建设方面,两地将在统筹规划的基础上加大投资,加快重大交通、市政设施、社会事业等基础设施的规划建设。同时,加强合作,防止垃圾处理、污水处理、水资源综合利用等低层次重复建设公共服务设施,实行“谁使用、谁受益、谁付费”,建立设施共建、义务共享、利益共享机制。

另一个例子是在产业培育方面,温州市将加强对两地产业发展和园区规划的引导,优化产业布局,促进产业互补和融合。推进两地主导产业、特色产业和新兴产业发展,形成新的增长点。

如何加快建设成为市场导向型城市建设先导区、基层治理改革创新实践区、民营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区,努力打造新型城镇化国家模式,是龙岗摆脱“小马大车”困境后亟待解决的新命题。

奔向“城市”

中国的城市化不仅是“农民进城”,也是农民的局部城市化。龙岗市的建立是一种新的探索和尝试,为如何激发中小城市活力、推进低成本城市化提供了范例。

浙江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翁荣剑认为,龙岗围绕行政体制创新和改革成果巩固开展的“撤镇建城”将有助于全面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城镇化,探索地方城镇化和城乡一体化发展,提高农民的成就感和幸福感。

事实上,早在2016年2月,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指出要“有序培育和发展一批中小城市,建设具备城市条件的县域和特大城镇”。

今年4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其《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宣布,“将稳步增加一批中小城市,实施非县级政府常住特大城镇建设”。推进经济发达城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扩大行政管理范围,提高行政管理质量和效率,解决法律授权、财政体制和人员配置整体使用等问题。

在优惠政策的同时,龙岗的靴子落地了,为其他大城镇提供了借鉴。

现在,在许多追逐“城市”梦想的超级和超级城镇的眼中,“城镇对城市”的政策窗口已经打开,越来越多的人渴望尝试,声音也逐渐提高。

龙岗之后,下一个是谁?

目前,我国有21,297个城镇,其中54个城镇的常住人口超过20万。还有几个人口接近一百万的城镇。他们的经济总量超过100亿元。这些城镇已经接近城市的规模。“撤镇建城”是很有可能的。

根据《中国中小城市绿皮书》,龙岗镇在2018年综合实力百强镇中排名第17位。除县级政府所在地江苏省昆山市玉山镇外,广东、福建、江苏、浙江等经济和人口较大的地方还有一批经济强镇,基本符合“镇对市”的条件。

牛凤瑞认为,一些地理区域广阔、自身辐射范围和相应发展空间的超级和超级城镇更适合“退城建城”。

当龙离开香港时,有许多事情要做。未来,龙岗市将为进一步完善国家城市化体系、拓展新型城市化道路提供浙江经验和温州实践。

贵州十一选五 快乐十分购买 黄金城 快乐10分


© Copyright 2018-2019 tenlofts.com 丁当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