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当新闻

首页 > 文化 >韩啸破镜穿窗——形体对摄影的整容

韩啸破镜穿窗——形体对摄影的整容

发布日期:2019-11-27 11:00:23 点击次数:2182

[摘要] 而本次展览所遴选的7位年轻的观念影像艺术家,都以极为个人化的立场和视角探索和思考着摄影无尽的可能性,他们拒绝标签式的艺术归类和风格识别,也不认为摄影只能刻板地分为萨考夫斯基眼里的镜子和窗户,他们要借助

毫无疑问,今天我们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景观和图像的视觉时代,这个图像源自法国科学院于1839年8月19日向世界出版的达盖尔摄影(Daguerre Photography)。在摄影之初,人们都被它极其精细的复制能力所折服,很快它就被冠以“记忆之镜”的称号。甚至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摄影部主任约翰·萨克夫斯基(John Sackowski)这样的行业权威,在1978年撰写的《镜子与窗口:1960年以来的美国摄影》中,也只将摄影划分为主观自我表现镜和展示世界的客观窗口这样简单的认知极点。

然而,摄影绝不像它看起来那样简单和中立。一旦在历史和现实中被不同的人使用,摄影可以完美地撒谎或犯罪而不暴露痕迹。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曾说过,我们今天理解和谈论的人的概念并不古老,但自18世纪以来,它已经被生物学、精神病学、医学、政治学、经济学等学科的词汇激增所建构和规范。如果福柯的洞察力使现代人感到不安,更令人不安的事实是,各种学科中话语的产生和传播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在科学和真理的伪装下,摄影表面上宣称的透明和中立。

从这个角度来看,摄影正是现代性以来的权力之剑。然而,摄影工具的技术属性,比如我擅长的整形外科医学,已经把它变成了一把双刃剑,可以同时对抗纪律、商业甚至庸俗的想法。形式美不仅能重塑肤浅的身体,还能改变别人甚至自己对这个主题的基本看法。今天,我们正处于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可以使用技术告诉上帝不要向命运宣战,甚至不要展示基因。

本次展览中选出的七位年轻的概念图像艺术家都从个人的角度探索和思考摄影的无限可能性。他们拒绝给艺术分类和风格识别贴上标签,也不认为摄影只能在萨克夫斯基眼中严格地分为镜子和窗户。他们想用破碎的摄影镜子和窗户颠覆传统的摄影理念。也许,他们唯一同意的是摄影可以完美地形象化他们关于身体世界感觉和思想异质性的个人演讲。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北京赛车pk10官网 广东11选5app 极速飞艇购买 江苏快3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tenlofts.com 丁当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