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当新闻

首页 > 财经 >我为祖国献石油——中国石油70年创业奋斗史

我为祖国献石油——中国石油70年创业奋斗史

发布日期:2019-11-08 17:17:40 点击次数:724

[摘要] 对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而言,肩负着保障祖国能源安全的重大使命。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玉门油田开发建设80周年。无论是保障供给还是科学采油,玉门油田作为共和国的石油开采摇篮,不

李哲

在过去的70年里,几代石油人一直在唱着“我为祖国奉献石油”的旋律,走遍了全国。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肩负着确保祖国能源安全的重要使命。正如“钢铁侠”王进喜所说:“这很难,那很难。这个国家缺乏石油是最大的困难。这个矛盾和那个矛盾,这个国家的石油短缺是最大的矛盾。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石油人民一直坚持这种“铁人精神”,并为向祖国提供石油谱写了中国篇章。

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大门”

站在玉门油田一号老井前,91岁的赵宗奈深受感动。

1939年,位于今玉门市南端的老君庙老一井正式投产。老易经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十年后,经过战争的洗礼,老一非常欢迎新中国。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和玉门油田开发建设80周年。

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原油年产量只有12万吨,其中只有7万吨是天然原油(原油直接开采在地下,不同于由煤、天然气等产品转化而来的人造原油)。数据显示,玉门油田1949年生产6.9万吨天然原油,占当年全国天然原油产量的98%。新中国急需石油来恢复国民经济。总司令朱德曾感叹说,没有石油,飞机、坦克和大炮都不如狗棒。因此,恢复石油工业的关键是玉门。

“我生命的三分之一是在玉门度过的,我对玉门有着特殊的感情。每次回到玉门,我都被玉门人民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和无私奉献所感动。”前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赵宗奈告诉《中国商报》。1951年,大学毕业生赵宗奈来到玉门油田。“那时,我们从北京乘火车到达Xi安后,就不能向西走了。从Xi安到玉门,使用一辆装载重晶石(非金属矿石)的卡车。行李放在石头上。人们坐在行李上,休息时把它拿下来。这条路崎岖不平,到处都是土路和砾石路。我一路停下来,十几天后终于到达玉门。”赵宗奈向记者回忆道。

虽然条件很困难,但处于恢复生产阶段的玉门油田反响热烈。在这样一个物资短缺的时代,生产和建设依赖于坚定的信念。钻井工人对生产的热情从未像现在这样高。他们违反了惯例,坚持在冬天工作。整个矿井都很忙。这样,从1950年到1952年,玉门油田增加了30口油井,完成了17000米的钻井进尺(反映采矿或钻井工作进展的主要指标),相当于油田解放前10年总钻井进尺的3/4。1952年,原油产量为143,000吨。

20世纪50年代,玉门油田开始根据科学方法开发油田。1953年,在前苏联专家的帮助下,中国石油地质学家确定玉门老君庙油田为注水油田。调整采油工艺后,1959年原油产量达到93.64万吨。回顾当年的情景,赵宗奈说:“玉门是经过艰苦努力建成的,它改变了中国石油工业的落后面貌,是石油工业的先行者。”无论是为了保证石油供应还是科学生产,玉门油田作为共和国石油开采的摇篮,一直为国家石油工业供电。

从西部“撒网”到战略东移

大约在1953年,主要产油国美国的原油产量呈疲软趋势,而中东的一些超大型油田相继被发现。世界石油生产的中心逐渐从美国转移到中东。从那时起,全球石油开发的时代已经到来。也是在1953年,中国推行了第一个五年计划(以下简称“十五”计划,1953年至1957年),当时石油工业仍然是中国工业部门最薄弱的环节。1953年,毛泽东主席在听取地质部长李四光的建议时说,石油对建设是不可或缺的。它在天上飞,在地下跑,没有油就无法移动。

然而,很难开始任何职业生涯。“一五”前三年,国内石油工业队伍装备落后,缺乏经验,为甘肃玉门和新疆准噶尔投入了大量精力。然而,勘探开发收效甚微,甘肃和新疆零星发现少量小油田。随后,时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的康施恩调整思路,在四川、青海柴达木盆地和新疆克拉玛依采取“撒网捕鱼”的战略进行石油勘探。

1958年,青海石油勘探局在柴达木盆地海西州冷湖地区钻了一口日产原油800吨的高产油井。到1959年,冷湖5号、4号和3号油田相继被发现,当年生产原油30.7万吨。到1959年底,中国已探明石油储量比“五五”末增长77%,原油产量达到337.3万吨,是“五五”末的两倍多。然而,1959年全国石油产品销售量为504.9万吨,其中国内生产仅为205万吨,自给率仅为40.6%。可以看出,当时中国石油工业的落后状况没有根本改变。

这时,石油勘探的部署开始向东移动。1958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指示,应从战略角度考虑石油勘探。在“25”计划期间(1958-1962年),在东北部发现石油是件好事。石油勘探的东移为20世纪60年代东部地区大规模勘探开发石油创造了重要的前提条件。

1959年9月,工业用油从黑龙江省大庆地区宋集三井流出。在随后的勘探中,逐渐证明大庆地区位于有利含油的次级构造带,大庆油田的储层类型确定为面积超过2000平方公里的大型背斜构造储层。从那以后,一场“石油会议战争”正式开始,集中所有可以集中在石油系统中的力量。预计这将把中国的“贫油”帽子扔进太平洋。

“石油会战”与“钢铁侠”王进喜

然而,当时大庆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在“石油会议战争”的第一年,40,000多名工人在无人支持的草原上工作,没有房屋和交通工具,甚至没有炉灶和器具。可以说,“大会战争”是在困难时期、困难地区和困难条件下进行的。

为了更好地部署和指挥“石油会议战”,石油工业部党组成员和半数以上的省厅干部转移到了“战斗”的前线。时任石油工业部长的秋骊和副部长康施恩住在现场的牛棚里。

为了支持大庆的“石油会战”,玉门油田甚至掏空了财政资源。几乎所有的机械和设备都运到了大庆。一群杰出的石油工人,包括王进喜和孙德富,一起去了大庆。1950年,王进喜成为新中国的第一代钻井工人。在玉门老君庙油田的艰难环境下,他获得了“钻井先锋”的称号。1960年2月,“石油会议战争”刚刚开始。王进喜带领1205钻井队来到大庆东北部的萨尔州。

1205钻井队克服重重困难,创下了5天4小时钻一口中深井的纪录,1960年4月29日,王进喜带领队移至第二口井。他的右腿在路上意外受伤,但他仍然坚持在井场工作。由于地层压力过高,第二井到达700米时发生井喷。在关键时刻,尽管腿部受伤,王进喜扔掉拐杖,率先跳进水泥浆池,将水泥浆与身体混合,最终平息了井喷。就这样,王进喜带领1205钻井队打了大庆油田战役的第一口井。用他的话说,“我宁愿少活20年也不愿赢得一个大油田。”

“钢铁侠”王进喜和1205钻井队的艰难经历只是当年大庆“石油会战”真实情况的缩影。经过三年的艰苦奋斗,大庆油田从未出现过。从1959年9月第一口探井发现石油到1960年底,865平方公里的含油面积基本探明,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到1963年,大庆油田已钻井1178口,建成年产600万吨原油的大型油田。当年生产原油493.3万吨,占全国原油产量的67.8%,对实现石油基本自给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重组、上市和撰写新文章

作为新中国能源行业的重要标杆,中石油的头30年是一段血腥的创业史,接下来的40年是一个重塑自我、转变为现代大型企业“载体”的非凡过程。

1988年,经国务院批准,原石油工业部改组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石油的前身)。1998年3月,在国务院机构改革中,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和化学工业部的政府职能合并为国家石油化工局。另一方面,化学工业部和两个总部下属企业按照“上下游结合”的原则,成立了两个超大型石油石化企业集团和几家大型化肥化工产品公司。

1998年7月27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石化集团正式宣布。第二天早上,总经理马付才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揭开了品牌的面纱。

2000年4月6日,成立一年多的中石油成功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并于次日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其上市资产包括石油勘探和生产、炼油、石化和天然气业务,涵盖全国8个省的29家炼油厂和17家化工厂。可以说,中石油上市了其优质资产,并通过全球公开发行股票筹集了203亿元。

得益于海外资本市场,中石油已经从传统的国有企业转变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公司。在海外资本市场的严格监管下,中石油通过规范的公司改革,成长为一家符合市场要求、符合国际惯例的现代石油企业。中石油凭借强大的实力和发展活力,迅速融入世界经济体系。

在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七年后,中石油选择重返a股。2007年11月,中石油以每股1.67元的价格发行40亿股,融资规模668亿元,成为当年最大的ipo(首次公开发行)项目。上市当天,中石油股价开盘48.60元,上涨191.02%,成为a股市值最大的股票,约占上证综指的四分之一。当时,它的总市值一举超过埃克森美孚石油,按市值计算,它是全球最大的上市公司。

快乐赛车pk10 四川快乐十二 北京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tenlofts.com 丁当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